第七章夫人,把裈裤扯开,不要磨着你的骚穴
    缓了片刻后,林峘拿了帕子帮她擦拭起来,那刘晁平还呆呆地坐在那,不知想些什么。
    塌上,林峘轻柔地为女子穿戴衣服,只那诃子和绢袴却是湿透了,都能拧出水来。
    他只好脱下出自己的半臂衫,想来裹住她饱满的胸脯。
    哪只刚缠上半圈,女子就被磨得颤了下,直挥手“不要,峘哥哥,这个磨人得很。”
    “不要裹了,笉儿的乳还涨着呢。”她娇嗔着,嘟起水润的唇。
    “也是,这衣服材质这样的糙,笉儿怎受得住。”他只宠溺地点了点她哭红了的俏鼻头。
    “那这可如何是好,嗯?笉儿,”他不怀好意地逗着她,“要不让峘哥哥含一含,帮你消消肿,嗯?”他故意低沉着嗓子,在她耳边诱惑着。
    说完,便大口含了她红肿的乳,只亲柔地含着,并不用力地啜。
    男子深着舌,一下又一下地舔过乳晕、乳头,包着乳肉,轻轻地舐舔,又是满含爱意地温柔凝视着她,直逗得女子乳儿颤颤,乳肉弹弹,像水豆腐一样嫩弹。
    “啊…啊,嗯…”女子被他舔得乳儿泛着水光,湿漉漉的,好似消了些红肿。
    “好烫啊,啊…不要了,峘哥哥…”原来,女子的乳儿被呆坐在对面的猛汉子猛嘬过,又吮又吸的,都麻了。
    如今这温柔的男子又是这样深舔,直把乳儿激得更是肿胀起来,双乳又烫又肿。
    那女子受不住了,紧紧搂着男子修长的脖颈,使劲伸手勾住案上的小衣,直拉扯进怀里。
    “不要了…不要了舔了…啊…峘哥哥,快帮笉儿穿上。”
    她难耐地求着男子,头上的玉钗已是散落,双鬓散着,眼冒水光,红唇微张,眼神很是涣散,整个人被舔弄得躺在男子怀里求饶。
    男子看她这娇态,被她激得脖子上青筋都冒出来,双手更是紧紧按着她的背,又揉又搓地捏着她的臀儿。
    “笉儿…笉儿…我的娇儿…”男子忍得嗓子暗哑,那刚刚舒缓过的肉棒又是弯挺起来。
    可他却是缓缓将她抱起来,搂在自己身前,正对着对面的呆子。
    将她双腿分开,拨开坠下的裙摆,漏出娇淹淹的嫩红。
    一手搂着她,兜着她乳儿,一手掏出自己的肉棒,手扶着,用硕大的龟头缓擦过那水红的缝隙,直碾得女子娇哼出声来。
    “啊…啊!不要,不要…”她用玉手直推搡着男子的臂膀,乳儿直跳着。
    双乳被男子的纹丝不动的臂膀紧环着,击得女子的双乳儿互相拍打了起来,一时女子更是受不住地流出了蜜液,直将那肉棒染得水亮。
    “嗯…乖笉儿,水真多…”男子爽得哼出声来,将女子的腿分开搁在紧壮的大腿上。
    双臂搂着女子腰,挤得双乳翘起来,乳间一丝缝隙都没有。
    紧接着,他突然双臀几近凌空,用那双腿发起力来,让弯翘的肉棒紧贴着女子的水缝,疯狂擦搓起来。
    “啊…!嗯…好刺激!啊…峘哥哥,不要啊!”女子哭着求饶。
    “刘郎!刘郎,你快把你的裈裤…啊…给我穿啊……”
    女子只觉得自己的乳儿被挤压、互拍得酥麻,身下的穴口被挺翘的肉根撞得水直流,娇颤的小阴蒂被碾得又肿得冒出头来。
    只见对面那男子突然起身,粗喘地撞过来,红着眼,手里拿着扯下来的裈裤,哆着手问:“夫人,我将它扯成开档的给你穿,好不好?磨着骚穴就不好了。”
    话音刚落,他不等女子回应,就迫不及待地扯了起来,用那档处裹起女子的乳儿。
    柳钰婉刚察觉到身后的人双臂松了些,松了口气,乳儿弹下来。
    突然,只觉得有股烫意的布条颤住了胸。乳头被烫得舒缓了些,但又增了些痒意,只觉得乳儿又涨又麻。
    “啊…好满…嗯…烫啊…”女子娇喘着,晃动着乳儿,用那布条揉擦自己的直挺的乳头。
    更是饥渴地扭起臀儿,当男子用肉棒撞来时,用被分开的两瓣又搓又吸那棒上的青筋,直吸得男子更猛地撞着她。
    “刘兄,我抱起她,你给她穿袴子。”
    “好…”
    两个男子都嘶哑着声,红着眼,极力的忍耐着。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追更:(яǒúωёǹωú.χyz(rouwenwu.xyz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