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54章 大结局
    海潮退去。
    繁华的东凰仙域一片狼籍。
    顾锦汐看着大战后的满目苍夷,眸色冰冷。
    她怎么都没有想到,当初她以生命为代价斩杀外域入侵者,却被人以一己私欲藏下了一只幸运者。
    她也不会想到,她以全身修为分裂开的大陆,最后居然发展成了跟她原本意图的极端存在。
    这个世道,并不是弱者就不配存在,而应该是强者承担起他的责任。
    所以,将外域入侵者斩杀后,她将强者都放在了东凰仙域。
    并不是让他们成为众生膜拜的神仙,而是在外域入侵者再次到来时,他们能成为一道坚固的屏障,来守护后方。
    她又在修真界创建两所学院,将毕生收藏留下大半,是为了给东凰仙域源源不断的输送有生力量。
    而俗世,是他们的后方。
    如果不敌,那便开启俗世跟修真界之间的防御阵法,至少能再撑一段时间。
    结果,被凌岚仙阁藏下的入侵者,在俗世东海建起了实验室!
    而那个本来用来保护他们的阵法,却成了掩人耳目的存在。
    东凰仙域高高在上,视修真界如蝼蚁,不接受任何修真界的人,认为他们的存在会玷污他们高贵的血统,强大的天赋。
    修真界又将俗世的人踩在脚下,用来筛选人才的“天启塔之争”,最后成为了所有人的牟利项目。
    幸好在上一世,墨九宸不惜一切代价,将她的魂魄保存下来,让她重生。
    幸好她的母亲在凌岚仙阁偷取了让她彻底觉醒的药剂,不然这一个世界彻底被外域入侵者毁灭。
    “小汐儿,他们都在等你。”
    顾锦汐顺着墨九宸的视线看过去,目光所及之处皆是融融暖意。
    她眸中的冰冷逐渐散去,缓缓朝地面落去。
    “圣尊!”
    东凰仙域的人跪伏在地上,颤抖着声音喊道。
    顾锦汐的视线落到唯一的白衣女子身上,她的眸色平静,没有释放出任何威压,却让凌岚仙子颤抖如筛。
    “圣尊饶命!求圣尊饶岚儿一命!岚儿再也不敢了!”
    “好!我饶你一命!”顾锦汐微微勾唇,“毕竟就这么让你死了,那实在是太便宜你了!”
    在凌岚仙子惊恐的注视下,她再次开口,“保留记忆,入畜生道生生世世轮回!”
    杀人者人恒杀之!
    在保留你高高在上的凌岚阁主记忆时,也让你尝尝,任人宰割的滋味!
    “不!”凌岚仙子还没从狂喜中反应过来,便惊恐的出声,“救救我!南宫哥哥,景小姐,我知道错了,你们求求圣尊,杀了我吧!”
    南宫衍立刻往后站了站,一米八的身高躲在景舒瑶娇小的身后,“都说将死之人其言也善,你一点都不善良,一看就不是快要死的。”
    开什么玩笑?
    要他跟这个恐怖的丫头求情?
    以前不知道她是他外孙女他就吓死了,现在有外孙女跟圣尊双重身份,还要他求情?
    想让他晚上回房跪榴莲吗?
    “汐儿,让她生生世世当猪吧。不过,有智慧的猪也挺可怕的,记得限制她。”景舒瑶慢条斯理的道。
    她不开口也就罢了,开口了不就是想让她落井下石么?
    她当然不会客气。
    不然,又怎么对的起这么多年受的苦!
    “好的外祖母!”顾锦汐脆生生的道,眉眼弯弯就像是邻家小女孩。
    可,匍匐在地上的人却将身子压的更低了。
    谁能想到,当初并不被他们看在眼中的景家,甚至在凌岚仙阁出手时,他们还有意无意落井下石的景家,会是圣尊的外祖家!
    当初若是在景舒瑶被迫害时,他们愿意伸出援手,现在是不是又会是另一番光景?
    是不是就能跟那些人一样站着,不需要跪在地上瑟瑟发抖?
    顾锦汐手一挥,磕头磕的砰砰响的凌岚仙子消失在原地。
    “都说母女连心。你俩,就一起去吧!”顾锦汐看向另外一边,“舅妈,你不是一直都遗憾跟凌岚仙子不是真母女么?以后,生生世世你们都会是真母女!”
    “锦汐,饶了我吧!这些都是她们的命令,我也是身不由己啊!”
    又一个消失后,北冥沫连跪都跪不住了,瘫软在地上。
    “身不由己?”顾锦汐不由的想到上一世,她即将成功夺舍时,那洋洋得意的神态。
    这欢喜的样子可一点都没有身不由己的样子。
    不过,也多亏了这洋洋得意的劲儿。
    如果不是北冥沫自曝,她又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锁定了第一阶段的敌人?
    “身不由己的话,也怨不得你是吧?”
    在北冥沫狂点头时,顾锦汐继续道:“那就让你变成她们的娘,让她们也尝尝身不由己的滋味。不用太谢我!”
    顾锦汐话音一落下,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北冥沫,也跟着消失。
    而后,她的视线落在申屠家尚且存活着的人身上。
    “念在你们家主收留我外祖母,而你们又真的不知情的份上,死罪可免祸最难逃,去搬砖吧!”
    当年,凌岚阁主趁着南宫衍闭关,蛊惑天衍宗门人,将怀有身孕的景舒瑶驱逐出天衍城,而后展开了无穷无尽的追杀。
    景舒瑶在走投无路时捏碎传送灵符,却因为中途被凌岚仙子打断,没有成功的传送回景家,反倒是阴差阳错的到了申屠家。
    申屠老家主没有将景舒瑶还活着的消息传回景家,反倒是将景舒瑶藏了起来。
    在景舒瑶生下她母亲后,将景舒瑶交给了凌岚仙阁,之后便一直被囚禁在凌岚仙阁的地牢中,直到她母亲也被抓到了地牢。
    本来,申屠老家主是想借着她母亲秦安眠的手,将申屠家推到巅峰的,结果她母亲跟她父亲看对了眼,最后他只能退而求其次,将歪脑筋打到她身上。
    于是,就有了上一世的经历。
    秦安眠,景安眠,她也不得不佩服申屠老家主的谐音本事。
    “还有你们,都去吧!”
    惩处了几个罪魁祸首,顾锦汐并没有将所有人都处死。
    如今整个世界都要重建,一个修真界可比的上成百上千个俗世的人。
    他们需要发挥他们最后的光和热。
    而她,将这个百废待兴的世界构筑起最坚固的屏障后,再去域外!
    进攻永远都是最强的防守。
    只有将根源根除掉,他们才能真正的安居乐业万事无忧!
    ————全文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