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福遇到阻碍2
    “媚媚,对不起,让你受委屈了!”看著睡著还在皱著眉头的媚媚,小脸上还挂著泪痕,抚著媚媚细腻的小脸,林妈妈觉得好心疼。

    媚媚只有五岁大就跟家人失散,那麽小小的年纪来到这个家,虽然好久的时间都没有笑过,却一直都很懂事听话,不哭不闹的。这也让她更加的心疼媚媚,真的把她当成自己女儿一般的疼爱,比起三个亲生的儿子还要更甚。

    是不是她做错了呢?跟著老公两人出门,只留都还是孩子的几个人在家。就算那时的凡已经掌管林氏,可是毕竟那年他也才十五六岁而已,几个孩子在没有家长教育正确引导的情况下,如何能不犯下错事呢?虽然几个孩子如今都已经平安长大,并且各自有各自的出息,却还是在感情这方面碰到了挫折。

    如果不答应,三个儿子该是如何的伤心呢?他们从小到大自主性就很强,也造成了他们一旦下定决心的事情也十分难以改变,他们会恨她一辈子吧。如果把他们跟媚媚强行分开,媚媚也势必要从这个家搬出去,她还这麽小,该怎麽照顾自己呢?

    可是如果答应呢?媚媚才十五岁,就陷在这样一个畸形的关系中,就算她现在是喜欢跟三个儿子在一起的,可是等到再过几年,媚媚在遇到别的男孩子,想要过正常人的生活时,会不会後悔如今所作的决定呢?

    其实,自己和老公这些年一直在国外游走,思想上并不是刻板的人,她甚至想过,就算儿子带回来一个男孩子,告诉她他是同性恋,只要他们真心相爱,她都会同意他们在一起的。她始终认为,这个世界的爱情,不会只是存在於年纪地位相当的男女之间的,爱情它的存在可以是任何时间,任何地点,任何人物。只要他们相爱,并不会对别人造成不好的影响,那就不应该被反对。所以,继续这样想法的话,如果媚媚醒来告诉自己,她是真心喜欢三个儿子的,那自己要不要答应他们呢?

    对呀,如果儿子是同性恋,她都不打算发对的事情了,那为什麽他们要跟媚媚在一起她却要反对呢?只要媚媚与他们是相爱的,这跟他们分开爱不同的女人,又有什麽本质上的区别呢?

    “媚媚,只要你醒来告诉妈妈你喜欢凡他们,妈妈就不阻止你们,好不好!”突然想通不在苦恼了,自己一定是被刚刚撞见的画面给Shock了,才会糊涂的忘记自己一贯的想法,还在这边为了同意不同意的问题苦恼半天。

    所以,当媚媚嘤咛一声缓缓转醒时,看到的就是跟她刚来这个家时一样漂亮的妈妈,斜靠在她得身边,温柔的抚弄她得头发,眼中充满了对她的关爱。“妈妈!”

    “恩,媚媚睡醒了吗?”听到媚媚这样爱娇的叫她,林妈妈的母爱瞬间将整个心房盈满,温柔的将媚媚搂在怀里。“媚媚真是长大了呢,越长越漂亮了!对不起啊,媚媚十五岁生日,妈妈没来回来陪你一起过!这次妈妈在家多待一段时间,给你做好吃好不好!”

    “好!”好像五岁时候的记忆一样,媚媚双手环住妈妈的腰,将小脸埋得更深了。她真的好怕妈妈会非常生气,骂她打她要撵走她来著。可是刚刚醒来,看到妈妈关爱的眼神,她突然觉得好安心,好想哭。

    感觉到自己胸前的衣襟,有湿意传来,林妈妈也被这样的气氛传染的想哭起来。只能强压下眼泪,带著哭腔征询媚媚的想法:“媚媚,妈妈已经知道是怎麽回事了!媚媚告诉妈妈好不好,你喜不喜欢这样,如果你不喜欢,妈妈一定给你做主,不会让他们三个再欺负你!如果媚媚喜欢,也告诉妈妈,妈妈绝不阻拦你们,好不好?”

    不敢置信的抬头看看妈妈,她以为妈妈就算还是像母亲一样爱她,可是遇到这样的事情肯定不会同意,会要她离开的。可是,如今妈妈的意思是,只要她点头,就同意他们在一起吗?“妈妈……”

    “媚媚,妈妈刚才真的很生气!但是妈妈知道,如果不是凡他们逼你,你是不会这样的!可是,怎麽办呢,从他们的眼神中,妈妈就知道他们有多爱你,多离不开你。与其说这些年是他们在照顾你,其实又何尝不是你在精神上给了他们依靠呢?如果追究这件事情的主要责任人,那就是我和你爸爸,绝对不是你们四个!”三个儿子那里,就算是她同意了,也不打算让他们太好过。不过对於媚媚,她希望媚媚可以了解她的全部想法,才不会不安和害怕。“媚媚,他们说你是爱他们的!是这样吗?如果是这样,就告诉妈妈没关系,妈妈一定不会阻止你们的!”

    “妈妈,谢谢你!”此刻媚媚已经没有办法忍住,眼泪不受控制的越聚越多得流了出来。“妈妈,我爱他们,小的时候我刚来这个家,他们就很疼我,从来不计较从我这里会得到什麽,把他们的爱和关注都给了我。这麽多年,我怎麽会不慢慢的爱上他们呢?虽然这件事情在常人看来很疯狂,可是只要可以他们都在一起,我真的不在乎。而且,也不是他们逼我跟他们在一起的,是我自己主动的。妈妈要怪也是怪我,是我不想要失去他们中的任何一个,才主动勾引他们的。对不起,妈妈,我让你伤心了!”

    “媚媚,不要哭,你一哭妈妈也想哭了!”林妈妈听到媚媚的告白,也忍不住抱著媚媚的头陪她一起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妈妈,对不起,我不哭了,你也不要哭好不好!”可是说著不哭,眼泪还是止不住的往外流著。只能一下子擦擦自己的眼泪,一下子又帮妈妈抹眼泪,忙得很。

    “媚媚,那妈妈绝不阻拦你们在一起。可是,如果你长大後後悔了,就告诉妈妈好不好。如果不是你甘愿的,妈妈绝对不会让你一辈子都这麽生活下去。妈妈希望你幸福,幸福的过一辈子!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我不会後悔的,我会永远都爱他们的,我发誓!我一辈子都不要离开这个家!”

    既然止不住眼泪,干脆抱著妈妈哭个够吧,门内的两个女人,没有心结的干脆抱头痛哭起来。不是委屈,而是为将来会到来的幸福。

    而门外,四个男人,也大体听明白了房间里两人的谈话。

    林爸爸一向是以老婆为尊的,更何况对於子女的事情,他一向不过多插手,而是希望他们能够自我发展,只要不走歪路就好。这些年在国外,看到了这个世界的大千景象,也更深刻的体会到,人生得选择不是只有一种,人生的答案也不会只有一个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,他打算跟老婆保持一致的观点,既然这些孩子是相爱的,那他也不打算阻拦了。

    看了满脸感动的三个儿子,林爸爸觉得就算是同意,也要给他们设置点阻碍才行。幸福得来的太过容易,恐怕他们不会非常珍惜啊!我们必须说,林家爸妈真的是一对相濡以沫的夫妻啊,口水互换多年,连思维方式都如此的相同。

    ΡO①⑧點℃oM幸福遇到阻碍3

    幸福遇到阻碍3

    没有太多阻碍的,四个人的爱情就受到了父母的认同,此刻他们真的幸福的想要开香槟庆祝了。

    可是,林爸爸林妈妈怎麽能轻易放过三个儿子呢?

    “保证书?”三个人此刻坐在不知哪里来得小板凳上,规矩的如同军人坐在板凳上的姿势一样,对著沙发上的三个人惊讶的一齐出声。

    “恩,你们要保证,对媚媚不能变心,不能强迫媚媚做她不愿意的事情,要让媚媚继续学业不能耽误,要想娶她要征求她得同意!哎呀,反正,你们想写些什麽呢随便,但是我们三个会通过你们的保证书,来评断你们对媚媚的感情到底有多深。”

    “妈,这也太……”晟就纳闷了,这到底谁才是爸妈亲生的啊?可是看到坐在父母身边的媚媚,那副狐假虎威冲他瞪眼的小样子,晟又觉得写份保证书又算什麽?只要能跟可爱的媚媚永远在一起,让他天天些保证书都可以。

    当晟打算开始写保证书时,发现凡和奕早就趴在茶几上开始努力的写了起来。生怕自己落後,被评为最不爱媚媚的一个,晟赶快下笔如有神的奋笔疾书起来。开玩笑,他现在可是个小有名气的漫画家,虽然漫画是以图画为主,可是每一页也有几个字的好不好,算起来他也是作家!保证书?还不是小意思!

    看了三个高大的儿子,窝在小板凳上做好,趴在茶几上认真写字的样子,林妈妈觉得苦笑不得,跟老公交换了一个眼神,两人只能相对摇摇头。

    这几个儿子从媚媚来到这个家开始,跟她有关的事无论大小,他们都是比他们这对养父母都上心。如今为了能跟媚媚在一起,更是不在乎他们在外面已经受到大家肯定的身份,甘愿这样可怜兮兮的写著保证书。

    再看看已经恢复明朗笑脸的媚媚,此刻小狐狸般的开心的笑著,一下偷瞄这个,一下指指那个,搅得他们不能安生写保证书,他们也觉得开心起来。

    这世上,很多事情一旦想开,就会发现原来之前在意的原来这麽微不足道。这就算是“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”吗?

    当三个人将“作业”诚惶诚恐的献给母亲大人,想要获得母亲大人的认同时,林妈妈终於忍不住的暴笑出声。“哈哈,这就是报应!谁让你们从小只知道吃我煮的饭菜,都不会不像媚媚一样贴心,贴心懂事偶尔还撒撒娇。如今知道讨好我了吗?晚了!我告诉你们,我跟你们爸爸这次会在家多待一阵子,你们要给我老实点听到没有!保证书会收好裱起来,让你们一辈子都不要忘记!”说完,便拉著老公的手,相亲相爱的走回房间了!

    “咯咯……活该!”

    三个男人虽然此刻被媚媚嘲笑,可是看到她的脸色不在苍白,笑容映的那白皙的小脸神采飞扬的,他们不但没生气,反而觉得很幸福。还怕爸妈不会那麽容易答应,已经做好思想准备要长期抗争了,结果居然只是以保证书作为Ending,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。

    於是,林爸爸林妈妈真的就这样留在家里几个月。虽然能吃到妈妈烧得一手好菜,不过,三兄弟还是十分不孝的希望老爸赶快把老妈牵出去趴趴走吧!

    最近一段时间,媚媚一放学就被老妈拉走,两人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在说些什麽。要是原来,老爸早就会满脸的不情愿了,可是这次老爸居然没又反对,偶尔还被老妈指挥做些什麽?

    “唉……我都三个多月没碰媚媚了,这样下去我的老二就要失效了!”晟如今是满脸的怨叹。

    三个被老爸老妈和媚媚排除在外的怨男,此刻聚在凡的书房,满脸寂寞的对饮著,想象著媚媚温香软玉的身体,想象著自从那日被强行中断乐趣,而至今没再使用过的老二是如何进入媚媚那销魂的小穴,三个人的胯下都支起了高高的帐篷。

    “看爸妈一时半会还不会出国啊!”凡觉得自己也快要成了王宝钏了。刚“性福”没几天,就被老爸老妈如此“冷酷”的对待,他们就不怕儿子们憋坏了,将来没人给他们生孙子?

    “到底在忙什麽?”同样郁闷的要命的奕,此刻和两个哥哥说话不仅没在省略N个字,而且语气也不再像平时那样死板没什麽生气的样子,而是充满了疑问,充满了不满!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三个怨男越是不理解爸妈和媚媚在做什麽,围绕在他们周围的气息就越发的怨气冲天,出了叹气,也只能互相碰杯,一饮而尽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看看!”这天一早,老妈就把他们三个召集起来,啪的一声扔了几本证件在他们跟前。

    “什麽?”

    “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国家是允许一妻多夫的,我帮你们办过去了!”说的非常自然,毫不在意没经过几个儿子的同意,就把他们的国籍给改了!

    “这是?什麽国家?”晟是完全看不懂上面的文字,不过他看凡这个精通英法日德四国外语的人,眼里都充满了迷茫。

    “赤道边上的一个岛国啊,亚洲的!”这可是她亲自跑了好几个部门才办下来的!

    “谢谢妈!”马上明白妈妈的意思,其实就算妈妈不帮忙办,他们也要在跟妈妈结婚前,把这件事情处理妥当,这样才能给媚媚一个合法有保障的婚姻。

    “不客气,如果将来你们对媚媚不好,你们知道会怎麽样吧?”

    “恩!老妈放心!”三个人异口同声的答应著。他们突然觉得,此刻老妈的周边仿佛闪著圣母般的光芒,真是太伟大了!

    “恩,很好!”这些天的忙碌也总算有个好结果,林妈妈决定回床上去找老公继续“补眠”,最近他也出了不少的力,应该犒劳一下!“你们去上班上学吧,我要回去继续睡觉了!”

    “好,老妈晚安,哦不是,老妈早安,不,老妈睡个好觉啊!”晟此刻真的激动到说都不知道该怎麽话了,整个一个语无伦次。

    就这样,四个人的爱情中出现的阻碍,被开明的林家爸妈给消灭了。如今的他们,只要跟媚媚求婚成功,就可以拉著媚媚去国外结婚,还可以顺便在老爸送得房子里度蜜月了。

    可是,他们的幸福只会遇到这一点阻碍吗?

    ΡO①⑧點℃oM劳斯莱斯车震(H)

    劳斯莱斯车震(H)

    终於,小精虫已经满的要炸出来的三个男人,成功的将老爸老妈送上飞机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谁送我去学校?”最近跟在妈妈屁股後面,忙著办理四个人更改国籍的事情,已经请了好几次的假了。既然妈妈已经走了,从今天下午开始,还是老老实实的去上课吧!毕竟妈妈也说过,还是希望她不要放弃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,不要跟这个世界脱节才好的。

    “一起走吧!”三个男人以最快的速度将自己和媚媚塞进加长劳斯莱斯里,十分赶时间的样子催著司机快点发动车子。

    “你们赶时间吗?要是著急不用送我也可以,我打车好了!”看著三个男人有些严肃的表情,她还真是有些怕怕的。

    “不急,我们一起走!”按下按钮,将与驾驶位之间的隔板放下,凡的眼神让媚媚觉得自己好像见到了饥渴的恶狼一般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你们在干吗?我们还在车子里呢!”三个男人居然开始“攻击”起她的身体来,六只手忙著在她全身的敏感地带挑弄著,让同样好久没跟他们爱爱的媚媚禁不住的全身火热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手指不要插进来啊,晚上回家好不好!”她也料到三个男人憋了这麽久,今晚一定有得她受了。不过现在还是白天啊,他们连这几个小时都等不了了吗?而且还在车上?

    “啊……轻点捏啊,乳房都要被你捏爆了啦!就不能再等几个小时吗?”可是这三个男人怎麽说也不听咧?只让她一个人在这里唠唠叨叨的,居然也不理会她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被含我的脚趾啊,穿了鞋子还没洗脚呢!”在这样下去,她要没力气拒绝了啦。

    “啊,别托我的校服啊!不行,胸罩也不可以,啊,谁拖我的小裤裤!你们这群色狼,我还要上课去呢!”她明明已经手脚并用的阻拦他们了,可是她一个人的力气,哪里敌得过身材壮硕的三个男人呢,不出半分锺,她已经被扒的干干净净,连被梳起的马尾也被散开,头发散乱的披在光裸的肌肤上,还将那胸前的蓓蕾遮掩的欲拒还休的样子,衬得这个小玉人更加的诱惑妩媚。

    奕从车坐下拿出一块洁白的长毛地毯铺在了车坐中间的空地上,将害羞的媚媚抱到长毛地毯上跪著。“我们继续那天没完成的吧!”

    坐在後座的晟,早已掏出了渴望媚媚已久的欲望,一只手在那里套弄著。“乖,媚媚,来,含住它!”另一只手却在媚媚还没表示同意时,就拉过了媚媚的脑袋按在自己的欲望上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媚媚此时除了翻白眼,乖乖的双手抓住那肉粉色的肉棒,开始老老实实的含弄起来,实在也是没什麽其他能做的了。看她的三个男人此刻的样子,下午这顿“大餐”是逃不掉了,还不如赶快帮三个男人解决一下,说不定她的小穴还能少受点“苦”。不过,为什麽她的小穴此时已经兴奋地流出水水了呢?唉,都是被他们调教的太过敏感了,都是他们的错!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奕居然就这样跪在她的身後插了进来,果然是要继续那天没完成的吗?姿势都一样!啊,好久没被进入过的小穴好酸痛哦,可是也好舒服哦,舒服得她恨不得奕的动作可以快点再快点!

    “媚媚,你要快点让晟或奕射出来哦,我已经快要炸掉了!”凡也还是继续那天的动作,火热的唇在她光裸的脊背上游走著,调皮的手指沾了花液後挑弄著她的菊穴。不过,有一点不同的是,凡将她覆在晟的大肉棒上得手拉到了他得肉棒上套弄著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唔唔……唔……”小嘴被堵住了的媚媚,没有办法动情的喊叫出声,不过被激情晕红娇嫩肌肤,已经告诉了男人们她的欢愉。

    啊……小穴要被奕的肉棒操坏了,怎麽那会操呢,每一下都刺进她的子宫,将小穴内的每一个痒处,都照顾到了!啊……凡的手指好会弄啊,菊穴好想马上被他的大肉棒操哦,她好怀念两个洞都被填满的感觉哦!啊……晟的龟头都顶到她的喉花了,怎麽会那麽长呢?味道香香的,好好吃啊……

    “啊────”大概是好久没做过了,这副身体好敏感啊,不到两分锺,又猛又烈的高潮已经席卷而来,将媚媚卷入波涛汹涌的大海之中,不停的沈浮著。“啊……奕停一下好不好,小穴好就没被这样操过了,会受不了的!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!”虽然这段时间他们并没有跟媚媚做爱,可是他得药可是没有停止。已经连续用药一段时间的媚媚,此刻的身体状况其实比起生过好几个孩子的健壮欧巴桑还要结实了,虽然看起来还是那副瘦瘦小小的样子!

    “啊……可是,这样太刺激了,我好想要死掉了一样!啊……”虽然奕这时操弄小穴的速度已经比刚刚慢了不少,不过还是让刚刚的高潮没有办法退去,持续得在刺激著媚媚敏感的娇躯,让她的身体因不住的高潮而颤抖著。

    “不会!”将媚媚抱起,跨坐在仰躺著的自己身上,奕的双手握住那纤细的小腰一按,有著个性形状的肉棒,再次将媚媚的小穴舔的满满当当,让媚媚忍不住嗷嗷直叫。

    “媚媚,小一点声音哦!司机会听到的!”虽然媚媚叫床声很好听,可是他还是介意让她如此放浪勾人的声音被其他人听到,这样他会吃醋!

    “啊……你让我小点声你还……啊……”该死的凡,让她小点声,还不告诉她就插进她的後穴,这不是逼著她把叫床声让别的人听到吗?

    “媚媚,你的两个小穴有了大肉棒操,就不理我的肉棒了吗?”感觉自己被冷落了,媚媚的小手和小嘴已经离开他得肉棒还一会了,没了那舒服的感觉,就算自己再怎麽用手继续著,也还是没办法将储存多日的精华射出,憋的他快要爆炸了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不能厚此薄彼呀,只能含住这位怨男的命根子,报复的用两排小牙轻轻啃噬著,想要让他觉得疼痛。

    “啊哦……媚媚好回含,哦……这样好舒服,对,轻轻的咬,再吸,对,啊好棒……”显然媚媚的报复没起到任何作用,晟不仅不觉得痛,反而体会到不一样的快感,指挥著媚媚怎麽样用小嘴将他的肉棒伺候的更舒服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唔唔唔唔……”同时插入她的两个小穴的男人,此刻已经将小穴里的阻碍疏通,开始步调一致的操弄起她的小穴来,让她这幅最近缺少男人滋润的身体,再次快速的达到了有一个高潮。那白皙挺翘的小屁股受不住高潮的强烈,孟浪的似迎合似躲藏的抖动了几下,在几个男人眼中泛起白白的臀浪後,一个高高挺起,重重落下後,便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这小妖精,把我们都吊在这里,自己爽过了就晕过去了吗?”啪啪几下拍在了刚刚那几下抛动,让他十分受用的小屁股上,凡的欲望涨痛的更加严重了。

    ΡO①⑧點℃oM性感的女仆装

    性感的女仆装

    当媚媚悠悠转醒时,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後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她只记得在车里被三个男人的肉棒操弄到第二个高潮後,她就眼前一片漆黑的失去知觉了。

    啊……好害羞哦,会不会被司机听到了啊!可能是最近几个月她也同样在禁欲中,可是之前的一段时间,每天都被三个大男人不断的调教著,让她的小穴每晚都空虚的快要让她无法入睡,只能在实在耐不住时用手指手淫或是用花洒自慰,可这样的滋味又如何能替代有血有肉会射出烫烫精液的肉棒呢?所以在车里的时候,才短短几分锺她就能够高潮两次,还激动的晕过去了!好丢人哦!

    “媚媚醒了?”好听的男中音,这个人媚媚不用看也知道是凡了!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有些羞涩的看著凡,知道在车子里的爱爱没让三个男人发泄出来,自己却晕了过去,他们一定被憋坏了!

    “小妖精,自己舒服了就不管我们了吗?居然晕过去!”轻捏著媚媚俏丽的小鼻子,就算自己难受的够呛,也不舍得惩罚媚媚的凡,知道自己真是被她吃得死死的了。“你说,最近是不是想我们的大肉棒都想疯了,才那麽几下就高潮的晕过去了,这些天可把我们的小骚穴饿坏了吧!”

    “啊,你坏死了,怎麽这麽说!”虽然是没错啦,不过被凡说出来,让她觉得好害羞啊。

    “你巴不得我们更坏呢吧?说,小骚穴是不是饿坏了,想要被大肉棒狠狠的操了是不是?”虽然知道是怎麽回事,不过凡还是很想听媚媚亲口说出,这样他就有吃了蓝色小药丸般的干劲,能够狠狠的操爽媚媚的小穴了。

    “恩……”

    “恩什麽?说出来,说给我听!”

    “不要?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不要捏那里啊,我说还不行吗!”被凡准确地捏在了敏感的花核上,让媚媚禁不住一个激灵,赶忙求饶。

    “恩,说!”没放弃手中的“人质”,只是由捏改为揉了而已。

    “小骚穴这些天好像被大肉棒插哦,渴望的都流水水出来了,做梦都是小骚穴被大肉棒插,醒来床单都湿了!”不知道是被凡的手指揉弄著花核的原因呢,还是媚媚的身体此刻已经又开始渴望男人的滋味,总之媚媚越说越顺嘴,将最近身体产生的渴望,源源不绝的吐露出来。

    “哦?媚媚真乖,那还有吗?”

    “有时候实在难过了,会就自己用手指扣,有时也会抱著被子磨蹭,後来洗澡时候发现被水冲小穴也很舒服。”想到当时自己自慰时的画面,媚媚都将整个小脸都害羞的埋在了凡的胸膛中。“凡,你会不会觉得我很淫荡?”

    “不会,没能帮助媚媚解决身体的需求是我们的错!以後,只要媚媚想要,就来找我们好不好!”

    “这次是因为妈妈告诉我,不可以你们要我就答应,要学会拒绝!所以妈妈在,我才不好意思去找你们的!”其实她也很想半夜偷渡到他们的房间来著,可是真的很害怕妈妈会发现,所以不敢啊!

    “没关系,以後如果爸妈回来时,我们偷偷来找你!”亲爱的老妈啊,干嘛叫媚媚如何拒绝呢?不拒绝都已经让他们三个爱媚媚爱到欲罢不能了,再让媚媚学会怎麽吊他们的胃口,还不得让他们彻底被媚媚踩在脚下啊?真怀疑,到底谁才是老妈亲生的了。唉!其实,这段时间他们又何尝敢找媚媚偷香呢,生怕一个不小心惹怒爸妈,再反悔答应他们的事情就难办了。他们这些日子也是在矛盾挣扎中度过的呀!

    “恩!”媚媚乖乖的答应,搂著凡的脖子,两人就这样静静拥抱著享受著这片刻的安宁。

    “喂,看我找来什麽好东西!”!当,没被从外面踢开,进来的人除了晟,不会再有其他人了。

    “茄子,胡萝卜,黄瓜,奶油,红酒?这些事什麽?”只看到晟兴高采烈的端了个托盘进来,里面装著食材和酒。“这是午餐吗?”

    “午餐?没错,午餐!”突然想起来媚媚还没时间看他送的那些A片,不知道这些可以有更好地“用途”也是应该的!

    “真的?”看到晟的表情先是愣了一下,紧接著却笑得十分怪异。呃,怎麽说呢,这笑容好像有些淫荡啊!

    就在两个人还在讨论晟手中的东西是不是午餐时,奕也走了进来,手里还拎了个纸袋。凡看到他那袋子,立刻会心的与奕相视一笑,明白奕取来的是什麽“好东西”了!

    “媚媚,刚才我们还没射出来呢,我们继续吧!”从被窝里拖起光裸的媚媚,没等媚媚回应,就拿出袋子里的某套黑白色系的裙子给媚媚套上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是女仆?”当媚媚被三个男人打扮妥当,推到镜子跟前时,媚媚才看出原来她被打扮成了女仆的样子!

    可是,这女仆装也太性感了吧?这比围裙的面料还少,两条黑色裹著白色的蕾丝边的缎带,堪堪遮住了挺翘胸部上的两颗红果,微微抬起手臂,就能从布料旁边看到快要进军到C罩杯的丰满乳房,一幅想要挣开有些勒紧的布条,出来跟别人打招呼的样子。而裙子,不过就是一块被白色蕾丝边衬托的小小黑色丝缎布料而已。被一条白色缎带束缚在後腰打了个蝴蝶结。布料的两边若隐若现的搭在一起,只要她稍稍的翘起小屁股,那布料就没有任何的遮掩效果了。而且也太短了吧,从镜子里,她都隐约能看到双腿间的神秘地带露出来了,後面的更是过分的几乎露出一般的屁股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女仆风的围裙?”她是见过电视里有女仆装,但是好歹也是裹的严严实实的,这是给男人一种幻想而已。可是现在自己穿得这个,是不是也太暴露了!不是说,若隐若现的女人才最性感吗?现在她跟没穿没两样,他们不会觉得不够SEX吗?

    “不,女仆装,布料最少的那种!”这是凡亲自选的,他最有发言权。媚媚的气质一直是清纯中带著一丝丝妩媚的,最近经过他们三个人的滋润,那少女的性感魅力已经越来越强烈。此刻,再搭配上这让男人喷鼻血的女仆装,更显得她像是一只在森林中迷路的小羔羊,毫不自知的咩咩叫著,成为了森林中的食肉动物们最大诱惑。

    P○18點C○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