ЯòυЯòυωυ.ひs 西湖糖醋鱼(12)
    司律看见傅斯若的时候,还有片刻的愣怔。
    女人的唇色红艳,拥上来:“司律,我想你。”
    电梯门开,他刷卡,将人推进去。
    吻压上来,还带着凉意。他压着傅斯若,单手解开衬衫的纽扣。房间里的光线很暗,他白皙的肌肤不显羸弱,结实的肌肉纹理分明,傅斯若的指尖从胸膛一路下滑,摸过他的每一寸腹肌,沿着人鱼线勾开了他的裤腰带。
    她仰着头承受着热情的拥吻,感受上衣被不断拉扯,指腹碾着乳尖,她娇娇地呻吟出声。
    “重一点,司律……我想要你。”
    他如他所愿,揉捏乳肉的动作愈发用力。傅斯若的胸很大,在手心里被揉成肆意的形状。司律将头埋进去,贪婪地啃噬着她的乳肉。
    长指划过腿部,探入,花心已经透出点点湿意,他拨弄着阴蒂,似重似轻地揉捏,感受体内堆积的快潮,一根手指猛地插入。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    嫩肉瞬间绞上来,带着湿润的滑,司律放开她的唇舌,转战颈脖。一个又一个痕迹乍现,他抽插的速度也越来越快。
    司律刚从会议上下来,鼻梁上还架着金丝眼睛。最近忙,他的头发有些长了。高挺的鼻梁划过胸乳,他的声音清冷,问:“够了?”
    “啊啊……嗯……”
    傅斯若夹紧双腿,将那一根手指咬住。“不够,司律……我想要你……”
    “要什么?”
    她笑了,有些娇媚,“鸡巴。”
    司律抬头看她。仰视的角度可以看见她精致的眉眼,长而卷翘的睫毛,那张红唇一张一合,说着勾人的字眼。真有那么一刻,让司律感觉,他是狗,而傅斯若,是女王。
    “我想要司律的……”她故意停顿,指尖挑起他的下巴,亲上去,唇齿相交间用音暗示:“大鸡巴……”
    他再也无法忍受这样的挑逗。
    裤子本就是半解,司律抽出手指,还能感受到穴肉轻微的吸吮,他双目有些发红,撸了几把龟头,将人翻了个面,从后面抵了进去。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    好大……傅斯若眯着眼,感受着肉棒勃起的硬度,每一寸轮廓推进内壁里,穴肉软嫩,被可怜地撑开。柱身还有一半露在外面,穴口便已经被插得有些泛白。
    才一截呢,傅斯若知道。她伸手去扶,让司律更好的一插到底。肉棒上的青筋勃起,挤进湿润的逼里,碾平软肉。
    她叹慰地呻吟出声,司律开始前前后后地抽送。
    太大了,每次进出都像是要顶到嗓子眼,龟头顶上深处,抽插间啪啪的水声溅起,她体内情潮涌起,一股又一股的淫水涌出,顺滑得不像样。
    傅斯若仰着脖子,断断续续地呻吟。
    她是随心所欲的人,司律不是。所以傅斯若要亲手撕开他的皮囊,看看他被欲望缠身时是个什么极品模样。
    这个念头从见他第一眼就扎了根。
    所以哪怕那天她知道,司律不是鸭子,也照嫖不误。
    “嗯呃……啊……”
    她喘着气,一双美眸叹慰地眯起,指尖划过他深邃的五官轮廓。
    “司律……司律,你和我第一次上床的时候,是不是第一次?”
    司律的双眸带着光亮,在黑暗中紧紧地锁住她。他抿着唇将人翻过来,抵着腹部用力抽送,硕大的器物定穿花心,傅斯若叫出来,体内的淫水源源不断得往下流。
    她内裤还卡在腿粗,裙子堆在腰间,很凌乱的妖娆。
    小气鬼。她吐吐舌头。
    “我没别的意思……”傅斯若腿夹得更紧,用力去咬他,“就是问一下嘛。”
    睡了个技术不算烂的处男,她不亏的。
    她伸手去掐司律的乳尖,松开,揉弄,又掐住。直到看见他额上的青筋跳动,才收回手来。
    体内快感堆积不断,都有些酥麻了。傅斯若伸手去揉自己的阴蒂,时而抚摸一下交合处。
    司律硬着头皮,撑了几分钟便射在了体内。
    *
    我肥来了。
    西湖糖醋鱼(13)<来尝一尝(h)(车厘崽)|脸红心跳
    来源网址:精品文壆:RōùSんùЩù(肉書屋)。Χγz/8221616
    西湖糖醋鱼(13)
    “下次来之前记得给我打电话。”他亲亲傅斯若的头发,轻声说。
    女人闭着眼,依恋般地往他身上凑,薄唇掠过他光裸的胸膛,吐出来的鼻息都带着香气。一场酣畅淋漓的性爱下来,她整个人都带着媚色。
    声音也是软的,“为什么呢?”
    她的指尖抚摸着司律的下巴,点点的胡渣不显邋遢,在他精致深邃的五官下反而透出几分凌乱的美感来。
    “是不是藏了什么小女生,怕被姐姐发现。”
    司律眉眼一动,被她摸得心底都在痒。他抓住傅斯若的手,轻轻吻过。“说什么胡话。”像是报复一样,又去咬她白嫩的指尖。
    傅斯若嗤笑了一声,她坐起来,身上披着的薄被滑落,精致的蝴蝶骨乍现,背部光滑白皙。
    “司律。”她在咬他的嘴唇。
    “我们在一起吧。”
    *
    那天之后的日子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,只是他变得越来越粘人。如果一定要说有点什么,可能是傅斯若的心情。
    她不再觉得被依赖和爱慕是负担,反而会因此感到甜蜜。
    薇安已经不再频繁约她,因为看不过眼。
    “浪子回头这种戏码我也好想演哦,傅斯若。”她唉声叹气,“你还真是好命啊,我也好像被这么优秀的弟弟爱。”
    傅斯若一笑而过。
    今天是周五,她提前下了班,去接司律放学。
    他已经顺利拿到了名企的offer,只是导师稍微有些难缠。大概是因为年纪问题,害怕他没有办法承担重任。
    司律让她在侧门等,傅斯若没有找到车位,只能走另个方向。
    她发了短信过去,正好下课铃响了。零零散散的人群从教学楼里下来,皮肤发色各异,形形色色。
    几乎是所有人就一眼注意到了倚在车边把玩手机的傅斯若。
    一袭黑色连衣裙高贵幽雅,红唇勾人,海棠般的长发披散肩头,明眸皓齿,看向路人的目光都带着蛊惑。
    她太亮眼了,让人想不注意都难。那种因为年龄而沉淀下来的幽雅和举手投足中的风情,是二十几岁女孩子所没有的。
    都恩善正和朋友讨论着周末的派对,却听到一股骚动。路过她的白人同学低声咒骂了一句,下半句便是黄腔。
    “她那个身材,真想试试看啊,那么大的胸夹着鸡巴乳交的时候肯定很爽。”
    她寻声看去,莫名地一阵胸闷。
    “姐姐。”
    都恩善走过去,向她招收打招呼,“我们见过的,还记得吗?”
    傅斯若微笑,“记得。”
    “姐姐是在等司律吗?”身后的路人议论纷纷,她的朋友也有些惊讶,都恩善不打算待太久,语气有些急,“他应该还在伯恩特教授那,姐姐要没有地方去的话可以去里面的休息室或者是校园里的咖啡馆。”
    “这里太多人了,很多人都在看您。”
    小女孩的忧虑写在脸上,傅斯若看了眼来来往往的异样目光,或惊艳或恶俗,心下明了。她拍拍都恩善的肩膀,“你朋友还在等你。”
    晚上吃饭的时候,她无意提了一嘴。
    “我们司律魅力真的好大呀,”傅斯若笑着感慨,“追求者也很可爱。”
    司律几不可察得皱下眉头,“但我是你的。”
    傅斯若拿刀叉的的手一顿,有些错愕。男人脸上有些不耐烦,似是因为提到了令他困扰的话题。但就这么一本正经又不加修饰地说出这样直白的情话,很难让人不心动。
    司律啊。
    她低着头,眉眼却弯弯。
    真是磨人的司律。
    御書楃御宅楃導魧網祉備用詀:яoυSんυЩυ(肉書楃).ㄨyZ